鑫桥投资官网

CN EN

新设公司、合同余额增速大降 融资租赁转型升级加速

发布时间:

“租赁公司注册数量、合同余额增速都在放缓:2018年6月,注册数量达到峰值,为10661家,增速却从2017年12月的环比63%下降到环比不到10%;在杠杆的作用下,租赁业合同余额的增长也出现了放缓,从2014年20%的增速下降到现在的不足5%。”中诚信国际金融机构二部总经理薛天宇在12月4日举行的“穆迪-中诚信国际2019年信用展望会议”上表示。

薛天宇表示,导致放缓的原因在于:金融租赁和大中型商租主要的资产来自政府平台,而这类业务在过去一年受到了很大的政策限制。

2018年年初,财政部、发改委发布的194号文规定,严禁将公立学校、公立医院、公共文化设施、公园、公共广场、机关事业单位办公楼、市政道路、非收费桥梁、非经营性水利设施、非收费管网设施等公益性资产及储备土地使用权计入申报企业资产。

“此外,2018年频发的风险事件,无论是来自公开市场还是非公开市场的债务违约,也对租赁公司起到警醒,租赁公司资产投放更加趋于谨慎。”薛天宇称。

在整个行业放缓的大背景下,对于租赁公司而言,应如何进行业务转型、升级获得技术溢价和经验溢价?

偏向类信贷模式,直租占比仍待提升

“当下租赁公司做租赁,虽有名义上的租赁物,但实际上现金流难以分割、难以独立去界定,租赁公司基本上依靠信用方式、长期信贷融资的模式在做租赁。这样在一定程度上放大了租赁的风险敞口,一些设备风险缓释能力比较低。这种类信贷模式难以持续。”农银金融租赁总裁王以刚在近日举行的“2018(第五届)全球租赁业竞争力论坛”上表示。

薛天宇也表示,融资租赁业务结构一直偏向类信贷模式,“回租占比高、直租占比偏低”,但是今年也出现一些可喜的变化,大多数租赁公司的直租业务出现了上涨,直租业务行业占比也从以前的9%上升到了12%。

一家小型金融租赁公司总裁告诉记者,直租业务具有发展前景。他所在公司的直租业务当下占比还太少,只占8%左右,未来一年计划提高到12%左右,未来三年提升到20%左右。

而对于更高阶段的经营性租赁,薛天宇称,2017年有超过60%的租赁公司经营性租赁资产占比也是上升的,从4%上升到了6%。

不过,薛天宇表示,未来经营性租赁会出现转型之困。薛天宇解释道,国际会计准则委员会发布新版IFRS16,将在明年1月1日实施。IFRS16规定,除了少数的豁免情况之外,承租人应按照融资租赁的方式纳入资产负债表,一旦新准则实施,经营性租赁天然出表的优势即将消失殆尽。

对此,国际租赁专家、上述新会计准则起草者之一肖恩·哈勒戴持不同观点,他认为,当下中国做经营性租赁的租赁公司并不多,业务占比也较小,IFRS16的实施不会影响租赁业的发展,即便在美国,经营性的占比也不到一半;在欧洲,经营性租赁才占比20%。

直接融资锐减,需多元化

一位租赁公司高管对第一财经表示,从去年以来,整个融资租赁行业的融资非常紧张,今年更是困难。当下租赁公司不再冲业务,一是担心有些项目风险大,更重要的原因是防“粮草”不足,带来流动性危机。

另一家央企背景的商租公司总经理表示,以前公司资金是以银行渠道为主。但在资金寒冬下,加大了多渠道、多品种的融资,今年是银行贷款和发债各占一半。“无论是在品种上还是在渠道商上,超短融、短融、ABN(资产支持票据),公募、私募,境内、境外的,所有能够用的工具都用上了。”

“租赁公司直接融资在市场上的认可度比较高。”薛天宇表示,整个租赁行业利差的情况是低于市场均值,利差越小就代表市场认可度越高。薛天宇解释道,利差指的是租赁公司发行债券利率减去当天无风险的国债收益率。

“直接融资这几年真是大起大落:2015年增速在700%以上,2017年增速下降到59%,2018年上半年只有8%,低于整个直接融资市场年化17%的增速。”薛天宇表示。

不过这一趋势在今年下半年或有改善,《零壹租赁智库》数据显示,在今年11月份,租赁ABS(资产支持证券)发行升温,规模达236.59亿元,环比上涨200.55%;金融债发行总额148亿元,环比增长40.95%。11月租赁ABS加权平均利率为5.28%,较10月份降低0.53个百分点;租赁金融债11月加权平均利率为4.33%,较10月份有小幅增长,环比增加0.2个百分点。

租赁业宜行模式在何处?

第三方数据显示,截至2017年底,我国融资租赁合同余额已达6万亿元。在新监管、新环境下,融资租赁业进入了新起点。

王以刚表示,中国经济的发展已经走向产业结构的深化、转型升级阶段,必然伴随着重大装备制造业的发展,租赁恰恰是推动上游装备制造业在销售领域为买方提供信用支持,提供资金融通。

中铁建金融租赁副董事长张国俊表示,租赁物一定要是实物资产,或者以实物资产为载体真正存在的;一定要有价值,而且这个价值是能够被公认的;租赁物本身要能产生现金流,承租人必须使用租赁物产生的现金流来规划出租人的租金;租赁物便于管理,便于最后的处置,余值要通过处置来实现;未来在管理中,一定是主要的载体来作为租赁物。

狮桥集团创始人、董事长兼CEO万钧表示,租赁公司不再以客户的主体评价作为核心的评价,而是把租赁物本身作为主体的评价。租赁公司是以未来租赁物能够产生的现金流,而不是主体投资于其他领域所能够产生的现金流,作为核心的风险判断和风险防范的抓手。对于独立的第三方企业,可以考虑深入一个专项领域做专业化,继而拓展做平台化。

来源:第一财经